来信情况
信息标题 2011年8月我家4亩多稻谷被人用杀草剂全部打死,颗粒无收,至今当地政府不给解决
来信人 yws1984911 来信时间 2017-06-15 14:42:00
来信内容    

尊敬的领导:

希望您们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查看我的信件。我是永顺县颗砂乡年丰村二组的村民尹文松(事件当事人尹绪财的第三个儿子)。父母不会上网,上访苦于无门。所以我希望县政府能还我家一个公道。

事件经过2011816日上午发现我家的稻谷43分田用杀草剂全部打死,颗粒无收。当时,发现情况后马上报了村支部、乡政府、吊井派出所,他们都及时的来了现场,17号我父母又到了派出所,把具体情况给派出所讲了一下。我妈妈(李春玉)当了好几年的颗砂乡年丰村的妇女主任平时工作认真负责,多次受到政府好评 (可能是因为此工作岗位得罪了人)

有村民(王菊香)看见嫌疑人刘得治,把杀草剂在我家农田打完的,又打到她家后面,和我们家那稻谷里打的药是一样的,当时我父母知道这件事后就马上给派出所吴清泉打电话。吴清泉就带了农业局、乡政府领导、公安局的一起照了相。后来我父母找他,他(吴清泉)们正在办手续,做鉴定。就这样的一天拖一天。这个时候我父母又找了公安局的向局长,向局长给派出所吴清泉打了电话,当时吴清泉就说马上解决,可后来一直拖到最后人员调动也没有解决我家的事情。我父母后来又找到了吊井派出所所长石亿平,把整个情况向他反映清楚,他说这个事情不好办,当时没有及时处理,他怕办不好,就这样一直也没有给我父母个结果。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做生产没有法律保证,我妈妈(李春玉)当过多年村妇女主任,尽心尽责,得罪人政府应该帮忙主持公道。农民靠稻谷吃饭,现在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人管,你叫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生计如何解决?

各位领导们,事情已经过去六七年了。我家当年43分田被人用杀草剂全部打死。至今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赔偿。犯罪嫌疑人没有得到一丁点儿的惩罚。今年我妈在不经意间听别人说当时政府给我家赔偿了二三万给到了乡政府结果我家却没有收到过一分钱的赔偿。犯罪嫌疑人就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答复情况
领导签批    

     转永顺县政府调查处理。

   向忠

   2017616

处理部门 永顺县颗砂乡人民政府 回复时间 2017-06-15 00:00:00
回复内容    

             关于20170110〕号网上来信的回复

州长信箱管理办公室转来的《关于交办尹文松来信事项的函》(州长信箱函〔201760号)已收悉。现将调查处理情况答复如下:

经调查,2011816日事发之后,乡政府领导、农业局、公安局等单位工作人员赶到事发现场核实了解情况,结论是尹文松家的43分稻谷确是被打农药而致死。当时的相关部门对尹文松家损失的稻谷进行了估计,估价的结果是3000多元。由于尹文松家稻谷是被人用杀草剂打死,故不属于保险赔偿范畴。关于尹文松提到村民王菊香看见刘得治在尹文松家稻田里打农药,据调查反馈王菊香家因与刘得治家曾经有过节,所以王菊香讲嫌疑人是刘得治(年丰村二组人),情况不一定属实。根据公安方面的调查,无事实证据能够证实给尹文松家稻谷打农药的凶手是刘得治。根据公安部门调查反馈,不处理打击犯罪嫌疑人是因为无法查实具体情况,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证实具体是哪一个人所为,而不是尹文松所讲的派出所不处理。由于尹文松家的稻谷是被人打农药而死,依照政策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乡政府也未曾收到相关赔偿金。尹文松所讲的有一笔二、三万的赔偿金到了政府,不属实。

 

                                                        永顺县颗砂乡人民政府

          201778

发布评论